新聞公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差事:用零碎時間賺外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4年04月15日  來源:第一財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拍攝一個特定的門牌并上傳照片,到商場找到指定商品掃一掃條碼,拍攝一段1分鐘的堵車視頻,甚至是查詢一罐汽水在某一家門店的售價……完成這些簡單的任務就能獲得一定的收入,而發布任務和獲得收入都是通過“微差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1月上線的微差事,是一款基于“眾包”模式的B2C任務對接平臺。利用這款手機App,公司能夠發布工作任務,并把任務推送給微差事的用戶。這些任務通常都易于完成,而這些只需要很少時間、容易操作的任務為用戶提供了很大的可支配空間,他們只需利用平時零碎的時間就可以完成,報酬在完成情況經后臺審核后就會通過支付寶直接到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微差事最大的賣點。”微差事的母公司上海億宇網絡科技有限公司CEO裴嶠告訴《第一財經周刊》。裴嶠曾擔任甲骨文北美區開發經理,參與過第一代電商平臺iStore的開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微差事”是裴嶠創業以來開發的第三款App。在此之前,裴嶠的團隊還開發過兩款叫作“微需求”和“微積分”的應用產品,最初的目的同樣是為商戶與用戶搭建平臺,但由于想法過于“激進”且缺乏合理的商業模式,最后失敗。“微差事”的推出對于這家創業公司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,“眾包任務”的模式為其迅速贏得了大量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今年2月,微差事已經擁有超過120萬注冊用戶,而其中完成差事數最多的用戶在1年時間內賺取了超過1萬元的差餉收入。所謂的“差事”主要包括數據采集、市場調研、商業檢查、互動營銷和客戶邀約五個類型。每單差事的差餉價格則從一元到幾百元不等,用戶在首次注冊成功并填寫一份簡單問卷后便會收到第一份5元差餉。為了增加用戶黏性,裴嶠的團隊專門將任務分成“隨時隨地的差事”與“附近的差事”兩種類別,同時也賦予用戶更大的時間彈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任務眾包出去的想法最早來自于裴嶠的合伙人卜俊。在此之前,卜俊曾擔任可口可樂商業領導部的銷售運作顧問,熟悉快消公司在銷售數據采集和商業檢查方面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似于可口可樂的快消產品在不同渠道的售價并不相同,在餐飲店和大賣場的銷售執行方式也存在差異。為了保證市場執行正確有效,快消公司通常的做法是在全國各個城市設立專門的團隊做執行檢查,以確保產品價格、鋪貨率和市場促銷情況按計劃進行。受限于人力成本的因素,大公司的商業檢查始終圍繞一二線城市進行,對三四線城市的覆蓋率并不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本、覆蓋率、效率,這是卜俊眼中大多數快消公司關心的數據,微差事恰能幫助它們解決這些問題。目前微差事所覆蓋的地區已經達到400多個,從一線城市到鄉、鎮都有用戶。根據卜俊的說法,分布在這400多個地區的用戶隨時隨地都能做任務,而大公司付給用戶的差餉總額甚至不及以往派員工出差的差旅成本。另一方面,公司高管還可以直接通過微差事App中的數據報告系統隨時查詢當天收集回來的店面情況、產品銷售情況以及競爭對手的銷售情況等。“公司高層能夠通過這種垂直化的渠道,及時知道哪家店有問題并追蹤到這家店,然后去做改進。”卜俊說,“要知道市場終端的執行是會影響大企業的銷量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個過程中,微差事的工作就是幫助大公司客戶把任務進行分解和規劃,形成一套詳細具體的流程,讓用戶能夠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務。“用戶是不需要動腦子的,最后審核通過你就能拿到錢。”裴嶠說,小而明確、容易上手,這就裴嶠所設定的“微”的含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,微差事還因此成為了百度地圖與高德地圖在國內最大的經銷商。原本1年內需要拍攝的3億條門牌和門頭照由一個200多人的內部團隊負責,要完成如此龐大的工作量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但在微差事分解好任務流程并推出之后,用戶每個月就能為高德和百度提交20萬至30萬條有效數據。不僅用戶可以從中獲利,對于高德來說,也可以把采集每個門牌的成本從5元下降至0.5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在通常情況下,要跟來自傳統行業的公司解釋“移動互聯網”與“眾包”的實現方式并不容易,這個溝通的過程早期通常需要耗費超過一個月的時間。隨著用戶規模的擴大以及運作方式的成熟,這個溝通時間已經能夠縮減至3天。目前與微差事達成合作的公司超過50家,主要以尼爾森和Ipsos等市場調研類公司、寶馬和雀巢等傳統行業公司以及營銷類廣告公司為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裴嶠的說法,微差事的運營成本非常低。除了技術研發、運行維護與內容審核的人力成本,微差事的其余成本幾乎為零。與用戶分成差餉則成為了微差事的盈利方式。而根據任務的難易程度不同,分成的方式和比例也會有所差異。不過目前看來,超過一半的差餉會被分給用戶,微差事只保留25%至5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盈利模式在投資人看來“離錢非常近”。上線半年后,微差事就獲得了來自中路資本數百萬元人民幣的A輪投資。今年2月,微差事更宣布獲得未公開投資機構的500萬美元B輪融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商業檢查、市場調研等工作任務,裴嶠最初還為微差事設定了另一個主要功能——互動營銷。除了去商場或大賣場掃條碼、花錢請用戶逛婚博會等直接的營銷活動,許多金融公司也嘗試把信用卡開卡等業務放到微差事上來,把原本付給代理商和廣告商的錢付給用戶。不過,企業客戶發布的差事并不是人人都能做的。裴嶠的團隊給微差事內設了與淘寶類似的信用評級機制,根據用戶完成差事的情況對用戶進行分級,好的任務會優先分配給級別較高的用戶去做。這一方面保證了任務的完成效率,另一方面也增加了用戶的忠誠度。“別看每一單的價格不高,要是一個月專門給高德地圖拍門牌也能賺個三四千元,在三四線城市、五六線的縣城獲得這么多收入是非常可觀的。”裴嶠說,“這至少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工作類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“工作”還能變得更加有趣——付費讓用戶看廣告。現在人們通常利用乘坐地鐵的時間玩游戲,而裴嶠和卜俊想讓人們把這段時間騰出來看一段廣告、回答幾個簡單的互動問題,賺一張地鐵票的錢。微差事最新的一個“大差事”是與一家全球餐飲業巨頭的合作項目,現在已經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鏈接:http://www.yicai.com/news/2014/04/3706972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吉林快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