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公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專欄】韓璐:包工頭“微差事”,躺著真能賺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4年07月31日  來源: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|21CBR 韓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以后可能是全國,甚至全球最大的企業雇主。”接受《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》(下稱《21CBR》)記者采訪時,卜俊和裴嶠這樣定義“微差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卜俊、裴嶠是上海喇叭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創始人,國內首款幫助用戶賺錢的移動互聯網應用“微差事”是旗下產品。這是一個勞務眾包的對接平臺,所有移動端用戶都是臨時雇員,完成過去企業交付員工執行的彈性工作,只要完成任務通過審核,會有金額不等的差餉通過支付寶到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卜俊告訴《21CBR》記者,2013年1月上線至今的微差事,已擁有了超過百萬注冊用戶,覆蓋全國400多個城市,全球合作企業超過100家,忠實用戶單月可能通過企業任務賺取5000-6000元報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微差事已不滿足于讓用戶東奔西走賺零花錢了,可能80%的用戶希望不用拍照、檢查、走訪任務也能賺到差餉。卜俊與裴嶠甚至讓用戶“躺著也能賺錢”,7月,微差事首款移動調研產品“微言眾聽”上線,不出兩周就召集逾8萬人的調研成員,動動手指,完成調研問卷,就能賺得不錯的差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勞務眾包、調研和產品互動體驗三種類型的任務,不久后,互動廣告營銷類任務也將上線。用戶通過微差事平臺在地鐵看個廣告,能用差餉報銷地鐵票。一年多來小試牛刀的微差事,今年準備展現其背后的“大”能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消“檢查員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差事平臺目前的任務類型逐漸多元,企業眾包彈性任務依舊是其核心。今年初,微差事又攬下高德和百度地圖數據采集任務,成了臨時工們名符其實的“包工頭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制作能提供精確導航的地圖并非易事,據傳,高德地圖位于北京的數據生產基地員工數量約1500人,占到整體員工的近50%。微差事一地圖數據采集合作企業的負責人坦言:“以往地圖數據采集基本依靠傳統渠道,和一些勞務代理公司合作雇傭些全職或兼職員工。我們可能不需自己招募大量職員,但每更替一個城市,就要在當地重新洽談和招募人手,有些二三線城市根本沒有代理公司能完成任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今晚換了一個縣,明早6點起床繼續拍門牌號!”在微差事資深用戶的QQ群里,地圖信息采集的“雇工”常會前來“簽到”。微差事現在每月20萬-30萬條POI信息的采集量和效率遠勝傳統渠道,通過地圖數據搜集的任務,同步定位了用戶所在的城市,結果發現,一二線城市的用戶占比40%左右,剩余用戶分布在三線及以下城市,匹配的地域分布又讓微差事的用戶們順利成為可口可樂的“商業檢查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業前,卜俊曾在可口可樂中國商業運作部擔任銷售運作顧問多年,懂得行業痛點,她告訴《21CBR》記者,快消品行業終端渠道至關重要,比如,可口可樂從2003年開始執行商業檢查,內容涵蓋門店促銷活動的落實和商品陳列,半年左右的督導提高10%左右的銷售額。“大型快消公司每年制定千萬級的營銷計劃,內部派人去不同城市檢查各渠道的執行情況,差旅費用昂貴,公正性和效率未必得到保證。”在卜俊看來,微差事能幫上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快消公司專業的檢查步驟和要求如何讓普通用戶理解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請拍一張賣場外部的照片”,“店內外有無張貼海報”,“檢查賣場指定區域商品價格”,“打開GPRS定位你所在的經緯度??”卜俊向《21CBR》記者演示“兼職做檢查”的每一個步驟。微差事設計團隊一項重要工作,就是了解企業需求后幫助設計任務、分割任務,用形象生動的差事APP指導用戶順利完成每一個步驟。微差事希望從客戶發布任務、用戶申領差事、后期效果審核與報酬發放的整個閉環都在內部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數據顯示到訪過的52%家店有鋪貨,那管理層知道剩下48%的空白點需加強。根據客戶采集上來的數據,可以按每天、每周、每類渠道、每個SKU進行分析。”卜俊告訴《21CBR》記者,微差事的后臺能進行數據分析,每天即時生成的商業檢查可視報告已是客戶決策的重要依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差事的下一步計劃是將用戶培育成更專業的糾錯員,直接發現不同渠道內存在的問題,“每年千萬級的預算,快消企業只支付其中很小一部分給用戶,就能事半功倍,以往三線以下城市常出現的吃貨、工作疏漏都能被避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長的煩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微差事”并非裴嶠和卜俊團隊創業的第一個項目,之前還有“微需求”與“微積分”已成前車之鑒。前兩個項目誕生于2011年,缺乏成熟互聯網生存環境,微信沒有流行,二維碼還不被熟知,“這樣的前提下要用戶接受新事物,顯然不容易,我們要付出高昂的教育成本,2013年光景全然不同,生逢其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盈利模式上,微差事與用戶分成差餉實現收入。根據任務難易度會有不同分成比例,目前平臺抽取25%-50%左右差餉,剩余全部給到用戶。在B端客戶的選擇上,微差事始終小心翼翼。可口可樂、百威、雀巢、聯想、尼爾森等知名企業信譽好、業務量大,成為一大競爭壁壘。微差事也開放給中小企業,滿足其低成本的調研和產品推廣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用戶完成任務后,需經過后臺系統、客服團隊及客戶方核實才能得到報酬。“對于企業、廣告商來說,我們用戶可追溯到每一個真實存在的人,任務效果直接可視。”在卜俊看來,團隊當務之急是吸引更多用戶,而不是調高分成比例,“我們年內收入能進入千萬級規模,并不著急抽取更多利潤,先通過豐厚的差餉把量做上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戶和用戶量已初具規模,但仍非眾包模式的最佳狀態,“現還不能向客戶承諾100%完成任務,用戶數量和穩定性都不是理想狀態,尤其廣告營銷業務,用戶數越多,傳播效果及轉化率越好,我們有線下合作機構,萬一客戶任務完成度不夠,全職人員頂上。”卜俊笑稱平臺也有“成長的煩惱”——B端與C端進行平衡,“如果不斷引入企業任務,沒有用戶完成,會削減平臺對企業的吸引力,若C端大幅增加,企業端任務不夠又會引來抱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,微差事打算擴張團隊打造一個技術平臺,網站成為企業方遞交任務的入口,微差事通過移動端向用戶推送合適的任務。“我們想對接擁有大量用戶卻難以變現的應用和代理商,比如一些社交應用、音樂平臺等。或許以后在一個交友平臺,想給喜歡的女孩送朵花,不用支付寶充錢買花,只要幫微差事完成一個任務,就能換取一朵花。”卜俊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吉林快三走势图